首 页 娱乐八卦 影视动态 社会万象 奇趣搞笑 乐坛速递 明星写真
 当前位置:麻辣八卦 > 社会万象 > 正文
“城管撤梯事件”坠亡者:曾梦想拥有自己的文印店
2018-02-05 12:01 来源:新华网

QQ截图20180205100119

2018年1月31日晚9点多,郑州的气温低至零下2摄氏度,“湘新图文广告”老板刘勤重获自由。

他换上妻子欧聪艳新买的红色羽绒服和橘黄色皮鞋,将旧衣服丢进垃圾桶,从火盆上大步跨了过去。“去去晦气。”他的脸僵着,难掩疲惫。

8天前,1月23日下午5点50分左右,郑州航空港区“湘新图文广告”店员工欧湘斌正在室外作业。他从一栋二层楼8.8米高的楼顶顺着绳索下滑时,不慎坠落,面朝下倒在距文印店50米处,经抢救无效身亡。

欧湘斌过世前不到一小时,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综合执法局的6名城管执法人员来到作业处。他们认为作业属违规操作,施工人员必须立刻拆除已安装的广告字。拆除未完成前,他们暂扣收走了现场作业使用的三轮车和升降梯。

1月26日,郑州市公安局称,“湘新图文广告”负责人刘勤违规设置广告牌并涉嫌造成重大责任事故,已被刑拘。5天后,刘勤被取保候审。

对于刘勤,欧湘斌的家属选择了原谅。他们唯一的愿望,是为逝者办一场体面的丧事。刘勤则想重新开始,平平淡淡过日子。

1月31日晚,刘勤(中)被取保候审穿着新衣服回到弟弟店内。

一念之差

1月23日,晴,气温5摄氏度至零下4摄氏度,有风。

刘勤夫妇和欧湘斌平时都住店里。那天早晨8点起床后,为了给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鑫港校车”)安装广告牌,欧湘斌连续跑了几家五金店,才找到约10米高的升降梯。老板娘欧聪艳想着以后或许还能用上,给欧湘斌转了600元,“买下吧”。

10点,欧湘斌带着徒弟周自雄将切割机、梯子等工具放上三轮车,拖到距文印店约50米的楼房旁。

那是鑫港校车的办公楼,8.8米高,二层钢结构。楼里正在装修,一楼散落着沙石包装袋,二楼的墙壁粉刷过半。欧湘斌即将安装的广告牌位于楼顶天台,彼时,从楼内通往天台的通道尚未打通。

欧湘斌带着周自雄在楼外架起升降梯,顺梯爬到楼顶。他们在天台上固定好铁架,开始安装“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十个100厘米×90厘米的广告字。

下午4点多,二人刚装好4个广告字,一辆城管执法车停到了楼前的空地上。6名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走下车,冲着楼上喊:“谁让你们装的?赶紧拆了!”

刘勤赶到现场协调后,收到了雇主鑫港校车回复拆除的通知。欧湘斌、周自雄开始从后往前拆除4个装好的广告字。刚拆完“车”字一角,切割铁架用的砂轮片就已全部损坏,工程无法进行。欧湘斌让刘勤买5个新的砂轮片送来。

傍晚五点多,天色刚开始黯淡,冷风嗖嗖刮在脸上,周自雄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刘勤还没回来,城管忽然走下在旁等候的执法车,开始撤梯。

“(城管)可能以为我们故意拖延时间。我在上面喊了好几次别把梯子拿走,再等一等。”周自雄听欧湘斌骂了一句家乡话,大致意为“这些王八蛋,让我们怎么下去?”一名城管态度强硬,“没拆完就别想下来。”

事后,刘勤回忆起一名城管留了电话,称拆完后通知执法人员,归还升降梯。

很快,几名城管将梯子放在三轮车上,又把三轮车绑在执法车后,拖走了。

待刘勤买回砂轮片,欧湘斌二人加快速度拆字。拆至最后的“鑫”字时,忽然断电了。切割机的电由一楼插口处拉到顶楼的插线板供电,而楼下室内装修工人已锁门离开,从大门进不去。而此时,再去五金店找一架10米高的新梯子买好送来,显然不现实。

无路可走时,欧湘斌决定从楼外下至二楼窗户处,然后进屋查看电闸情况。

“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吧!”周自雄劝了句。

“没事。”欧湘斌将直径2厘米左右的麻花绳系在“鑫”字右侧的铁架上,让周自雄从这一侧拽紧,准备下滑。他戴着白手套,双手握紧麻花绳,穿着棕色皮鞋的两脚慢慢下移。周自雄眼看师父消失在楼顶,他脚抵着凸起的台阶,向后仰坐。

当时,刘勤正侧背着楼和雇主打电话沟通,让对方催促室内装修工人把大门的钥匙送来。期间,他抬头看到欧湘斌拽着麻绳下落至二楼窗口,脚向窗沿伸去。他劝了一句“别下来”,继续在电话里催人。

忽然,周自雄手中的绳子没了重量。他松开绳子,趴在楼顶朝下看。欧湘斌头朝下,正下落至与一楼玻璃窗平行处,“啊”地一声,摔在正对门的水泥地上,扬起一层灰。

“斌哥!”周自雄和刘勤同时叫喊。

欧湘斌再没出声。

1月31日晚,欧聪艳站在新港派出所门口探头张望,等待刘勤被取保候审走出来。(图片来源:新京报)

刘勤跑过去,将欧湘斌的身体翻过来。欧湘斌的鼻孔忽然喷出血来,怎么也止不住。120赶到现场后抢救了近半小时,医生宣布欧湘斌抢救无效死亡。

“不怨刘勤,不想看到刘勤坐牢”

周自雄的记忆里,那个傍晚特别漫长。

他打完120后,眼泪就下来了,冰凉凉的感觉。

在楼顶待到9点多,周自雄冻得快失去知觉了。不知谁打了119,消防队员上来搭救,让他顺着云梯爬下去。

“那时候不敢往下看,脚底无力,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要掉下去了,刚踩到地面差点瘫坐在地。”20岁的他,好像突然得了恐高症。

那天之后,周自雄一闭上眼就是师父坠落的画面,每晚在黑夜中翻来覆去,到凌晨三四点才能入睡。

彻夜难眠的还有刘勤家人。23日晚,刘勤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便再没出来。

24日上午,欧湘斌的三哥赶来处理后事,欧聪艳在沃京大酒店与他见面,两人面对面坐着哭。

原文标题:“城管撤梯事件”坠亡者:曾梦想拥有自己的文印店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8-02/05/c_1122367179.htm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编辑:陈梦迪 责任编辑:周强)
CopyRight,YBXWW.COM,Inc.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宜宾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