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宜宾要闻 > 正文
关注宜宾新闻网
转发微博
古籍修复师:让破损的古籍“重获新生”
2019-02-06 20:57 来源:宜宾新闻网

图片22

陈佳黛正在为拓片全色。(宜宾新闻网 黄铄然 摄)

巧手慧心 以心补新

“配纸很是讲究,基本原则是宜浅不宜深,同时还需注意纸张的厚薄、帘纹方向、造纸方式甚至存放年限等。像清代拓制的拓片,不能用今年刚制的手工纸来修复,而是需要用存放了几年时间,纸张已经开始自然老化泛黄的纸……”近日,在工作台边,李兴伟详细地向另一位古籍修复师陈佳黛讲述着古籍修复的要领。

今年,是李兴伟从事古籍修复工作的第32个年头。陈佳黛作为李兴伟的徒弟,接触古籍修复工作也有一年有余,工作台、补书板、毛笔、糨糊、排笔、镊子、棕刷、板刷、喷水壶、压书板……古籍室的一方天地,便是师徒二人的工作室。

用毛笔笔尖一点点地修复残损拓片,或是一点点分类拼接零碎纸页……这些便是师徒二人每天的工作。陈佳黛说,在整理这批拓片的过程中,意外整理出《崔府君夫人河南独孤氏墓志》。“当时这张拓片已经和另一张拓片粘在一起,破损严重而且纸张也已经老化,非常容易碎,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慢慢喷水才将纸页分开,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残损的纸页一点点拼接复原。”

“修复残损纸片时,既要紧盯书页,还要‘屏息静气’数小时。因为修复师一个轻轻的呼吸,就会将残页吹跑,让之前的工作付之东流。”陈佳黛说,拼凑碎片需要极大的耐心与细心,“一些碎片化的纸页,最小的不到一厘米长,要找到它们在书中原来的位置,是非常困难的。”

因此,碎片的修复工作往往一坐便是一天。这样的工作枯燥乏味,但陈佳黛认为,那些经年累月流传早已千疮百孔的古籍,在自己手中重新焕发活力“起死回生”,让她特别有成就感。

“正如冈仓天心(日本明治时期著名美术家、思想家)所言,茶道是一种对‘残缺’的崇拜,是在我们都明白不可能完美的生命中,为了成就某种可能的完美所进行的温柔试探。古籍修复也是如此,整旧如旧,赋予新生,纸寿千年,人莫负书。”陈佳黛说,明知是残缺陈旧的物件,但同时也是历史记忆的传承,“我们只有秉持一颗敬畏之心,尽自己所能,去修复每一页纸张每一丝纤维,竭力探究字里行间的含义,尽量恢复其本来的面容,为后人留下更加翔实可靠的文献资料。”

作者:黄铄然 编辑:刘佳 责任编辑:胡洁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阅读全文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宜宾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主动与我们联系。
一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