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专业打假团队盯上城乡小超市 牟利还是维权?

核心提示: 王师傅在镇上经营日用品超市已经4年了,镇上购物的人流并不大,一年算下来净收入3万~5万元。

QQ截图20181022114839

王师傅在镇上经营日用品超市已经4年了,镇上购物的人流并不大,一年算下来净收入3万~5万元。直至今年9月,这份生意的平静被一纸诉状打破——有公司起诉他销售假冒的啄木鸟牌美工刀片,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索赔2万元。

王师傅打听发现,附近还有6家商店也因销售日用品涉嫌侵权惹上了官司。为了应诉,王师傅先后加了3个“超市维权”的微信群,总共超过百人,都面临着与王师傅相似的官司。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成都法院网的开庭公告上显示,10月19日,仅一家名为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作为原告开庭的商标权、著作权侵权案子就有22件,被告方均为超市、百货商店,遍布新津、郫都、温江、大邑、邛崃、崇州、都江堰等成都周边市县。

被诉

卖了15元 赔偿要2万

多家小超市被打假

王师傅收到的起诉书上写道,“啄木鸟”牌美工刀片系原告宁波市福达刀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1997年该公司便取得“啄木鸟”(图形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由于王师傅未经原告许可,销售涉嫌侵权的商品,给原告造成较大经济损失。

而在另一份由山东省莱芜市钢都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显示,莱芜市莱城区海纳慧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下称莱芜海纳慧通)称其依知识产权权利人授权,向公证处申请办理证据保全公证。2018年1月25日,莱芜海纳慧通委托的代理人杨某与2名公证人员一同来到王师傅的店,杨某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5盒啄木鸟美工刀片,并取得购物收据。随后回到山东的公证处,公证人员对所购物品拍照并封存。

“1月来买的,9月才起诉,索赔2万元,我根本不记得有这样一拨人来买过刀片。而且刀片一盒3元,5盒才卖了15元,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在我这里买的。”但根据法律规定,他必须拿出证据,要么证明东西不是他卖的,要么证明自己对假货不知情,而且能提供合法的进货渠道。

但这并不容易。张先生的百货超市离王师傅的店不远,他因为售价8元的编织袋上印了“大嘴猴”图案,涉嫌侵犯原告商标独占许可使用权,也被起诉索赔2万元。“我找到了当时进货的单据,但单子上没明确写‘大嘴猴编织袋’,法院说这不能证明确切的进货信息。我们一般进货收据都写得很简单,别说牌子名称,有时只写货号,也不盖章。”张先生说。

因未经许可销售印有“大嘴猴”图案的商品,被告的还有4家商店,原告均是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这几家商店的老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方索赔的手段非常相似,由莱芜海纳慧通委托代理人,于今年年初带着山东莱芜的公证人员到成都,然后在他们的店里购买涉嫌侵权商品,取得购物凭证,再由公证人员拍照封存,保全证据。此外,购买商品的时间与立案起诉几乎都间隔超过半年。

“店里的监控一般最多只能保存3个月,有的甚至10多天就自动覆盖了,所以不能通过监控确认他们是否到店里来过。他们出示的购物收据上虽然盖了章,但我怎么知道这收据对应的商品是什么?”因卖了印有“大嘴猴”图案的枕套被诉,肖女士感到委屈。法院寄给她的材料中,附带了对方保全的购物收据,上面写的品名为“鹿毛枕套”,并加盖店铺印章。

质疑

是真的打假

还是赚钱“套路”?

收到起诉书后,这几户商家便把涉案商品撤下。王师傅坦言,如果真的是假货侵权,那对他们这些小商贩来说,是防不胜防。

“一般进货时,只看哪种图案好看、好卖,价格合适就行,根本没注意、也不在乎那图案是不是名牌,也不会因为多了一个图案就抬高价。再说了,那么多牌子哪能都认得?厂家和批发商也没有告诉我们这是个品牌。”肖女士店里的“大嘴猴”枕套售价13元,与其他同质地、同批进货的枕套价格差不多。经营店铺3年多,肖女士说从来没有顾客因买到的东西是“仿货”来找过,“这个价钱买的东西是不是牌子,他们(消费者)心里肯定清楚。”

另一方面,名牌、价高的商品在城乡小超市里销量不高,摆在肖女士店里的一瓶约1000元的正品茅台酒,上架快一年了也无人问津。所以,物美价廉的产品是他们进货首选。

几天前,同样因卖啄木鸟美工刀片被诉的杨先生去法院旁听了同行的庭审,他不赞同原告称自己是“打假维权”,认为整个相似的“打假套路”最终目的是为赚钱,商店直到最后一个诉讼环节才知情,找证据都难。“如果是为了打假,为什么不直接通知我们下架假货?为什么不去找生产、批发源头,偏要找末端的零售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编辑:陈梦迪 责任编辑:周强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宜宾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主动与我们联系。
频道精选 本地 国内 国际 娱乐
刷单乱象缘何屡禁不绝 有平台称有60万“刷手”
电商平台对刷单行为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从刷单报价就能看出来,最早刷一单才几毛钱,现在至少要3.5元到4元。
人人网被卖出网络上很平静 还有多少人去“找同学
近年来,互联网风云变幻,但社交应用的前三把交椅却一直由微信、QQ、微博稳坐。近日,曾经号称“中国脸书”的社交网络人人网以“2000万美元现金+4000万美元股票”出售,勾起不少人的回忆。
200片枫树叶网售上百元 专家提醒:当心有虫卵
如今,在许多网络购物平台,小小的落叶摇身一变成为线上销售的商品。植物学家提醒,如果叶子未经消毒使用,可能部分带有虫卵残留的落叶,给接触者带来危害。
“80后白发书记”李忠凯:不怕累,就怕不被理解
他所在的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县湾碧乡,不仅有“白发书记”,还有“白发乡长”。他们的白发一根根增加,当地贫困群众一户户减少。增减之间,他们付出的辛劳可见一斑。
黑客将假证变真 省级考试凭空多千余“过关人”
无需培训和考试,只要提供身份证照片和本人证件照,支付一定费用,就能获得想要的考试合格证,不仅能拿到盖着公章的证书,还能在官网上查询到合格信息。
京多所中小学禁手机进课堂 部分学校留手机作业
记者近日探访北京多区的多所中小学,发现这些学校均禁止学生将手机带入课堂,但未制定明确条文。
扎根基层,穿警服的“副书记”人见人爱
只有走到老百姓身边,才能走进老百姓心里”“党员民警副书记就是群众与党组织之间的一座桥”……
挤压非法传销生存空间 武汉有妙招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跟随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打击传销办公室参与了一起清查非法传销组织的行动。接到黄陂区盘龙城美景社区物业举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主任李生疆带队直扑涉传出租屋。
“爸爸拒治病儿”续: 多方援助倔爸松口 孩子入院
紫牛新闻独家报道了《8岁的孩子患白血病,他爸怕人财两空不愿治疗……》,引起广大网友的强烈关注,大家在谴责强强爸糊涂冷漠的同时,也向强强伸出了援手。
惊人的“机票退改签”诈骗:13元买公民航班信息
当年轻民警丁小田接到抓捕任务时,专案组已派出女特警“小兔”混入诈骗集团,两人密切配合与诈骗分子斗智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