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人工繁殖成活又一例 小江豚迎来出生百日

核心提示: 作为当前长江中生活的唯一的哺乳动物和食物链的顶端物种,长江江豚的种群维护,指示并反映着其繁衍栖息地——长江的生态健康状态。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馆于1996年开始尝试长江江豚的人工饲养,并成功建立了我国唯一一个小型长江江豚人工饲养繁殖群体。2005年在世界上首次实现在人工环境下的成功繁殖,为该物种的保护及生物学研究创建了一个重要的技术支撑平台。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获悉,自2005年世界首例人工饲养长江江豚在该所成功繁殖以来,研究团队于今年6月又迎来第二头人工繁殖的小江豚。9月10日,这头小江豚迎来“百天”。目前,小江豚身体健康、发育正常、行为丰富,开始出现频繁的捕鱼行为。

图为小江豚和母亲在一起 中科院供图

白鱀豚和长江江豚是生活在我国长江中下游水域的两种特有珍稀鲸类动物。2002年7月14日,世界上唯一人工饲养的白鱀豚“淇淇”离世。在白鱀豚消失之后,江豚成为长江中仅存的淡水豚类,也是极度濒危的物种。为保存江豚物种,中科院水生所等机构自1986年以来持续提出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和人工饲养繁殖研究相结合的长江豚类保护策略架构。

2005年7月5日,江豚“淘淘”由中科院水生所首次人工饲养繁殖成功,现在已经13岁。这次生产的是2011年从鄱阳湖引进的一头雌性江豚,名叫福七(F7),是白鱀豚馆年龄最小的一头雌性江豚,今年9岁。

据科研人员介绍,2017年8月,水生所科研人员通过B超检查发现福七疑似怀孕,然后通过孕酮激素检测进一步确认。2018年6月2日凌晨1点零1分,福七生殖孔有黄色膜状胎衣露出,确认分娩已经启动。4点59分福七突然快速游动,随后发现幼豚的尾页露出。5点零2分幼豚双侧尾页露出。6点25分母豚安静的漂浮于水面,并持续勾尾,幼豚慢慢娩出。14点24分,胎盘完整娩出,至此分娩过程顺利结束。

据科研人员介绍,小家伙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方向感还不强,像一个小炮弹一样到处横冲直撞。“在妈妈的带领下,小江豚很快就适应了饲养池的环境,不再撞墙了。”当晚23点52分,科研人员首次观察并确认幼豚吃到母乳,至此小江豚度过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目前,小江豚代号F7C。据科研人员介绍,小江豚生长非常迅速,营养需求也越来越大。一个月后,小江豚的行为也越来越丰富,开始表现出吐水、捕鱼、跳跃、追逐等多种行为。8月13日,训练员首次确认小江豚吃到第一条小鱼。9月10日,小江豚满100天,进入一个混合营养期,行为上也开始表现的更为独立。“从母子关系、哺乳行为等多方面的监测情况判断,小江豚成活的概率极大。”

作为当前长江中生活的唯一的哺乳动物和食物链的顶端物种,长江江豚的种群维护,指示并反映着其繁衍栖息地——长江的生态健康状态。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馆于1996年开始尝试长江江豚的人工饲养,并成功建立了我国唯一一个小型长江江豚人工饲养繁殖群体。2005年在世界上首次实现在人工环境下的成功繁殖,为该物种的保护及生物学研究创建了一个重要的技术支撑平台。(王莹)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江豚 人工 世界 第二
编辑:付邦涛 责任编辑:周强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宜宾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主动与我们联系。
频道精选 本地 国内 国际 娱乐
医院会计为男友挪用公款56次共49万 已投案
近日,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该区一医院会计王某某挪用公款案。
师范学院腐败窝案调查:净土何以沦为重灾区
高校,本应是“一方净土”,然而,海南省琼台师范学院这所秉持“宣德育人,衍道敦行”校训的百年老校,却因多名校领导严重违纪违法,沦为腐败的“重灾区”,委实令人痛心。
养老院里的护工女青年:起初只是为了照顾父亲
她的世界里有好看的照片和有趣的漫画,也有别的年轻人难以面对的情况:人的衰老、失智和死亡。
日期标签后挪 盒马鲜生因“标签门”被立案调查
针对盒马给胡萝卜更换新日期标签一事,上海静安区市场监管局11月19日表示,已对该事件立案调查,对盒马所有产品的标签情况进行检查,并对后续现场可能产生的投诉举报安排专人进行处理。
创新多元方式解决快递配送“最后一公里”难题
“双11”过后,快递配送最大的压力都集中在投递末端,全行业正在积极探寻多元方式解决。
眼见未必为实!小视频成谣言传播新渠道
时下,火爆的小视频吸引了很多受众,但也成为谣言传播的新渠道。一些小视频谣言更是引发公众恐慌,而且辟谣难度大。
一家三代守护73年 平遥“无名烈士墓”确认身份
从1945年7月,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上便出现了两座并不起眼的烈士墓,村里人大多没文化,口口相传,人们只知道墓里面埋葬着一位“司令”和一位“团长”。
涉赌APP卷土重来 “换皮”借“传销”模式再现
“现在开始找新平台玩了。”重庆青年何翔(化名)下载了多款德扑APP,希望能在虚拟赌场中赚上一笔。然而半个月不到,他已输掉整整6万元。
刷单乱象缘何屡禁不绝 有平台称有60万“刷手”
电商平台对刷单行为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从刷单报价就能看出来,最早刷一单才几毛钱,现在至少要3.5元到4元。
人人网被卖出网络上很平静 还有多少人去“找同学
近年来,互联网风云变幻,但社交应用的前三把交椅却一直由微信、QQ、微博稳坐。近日,曾经号称“中国脸书”的社交网络人人网以“2000万美元现金+4000万美元股票”出售,勾起不少人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