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关注护士上门:不出家门打针换药 出现纠纷谁负责

核心提示: 进入老龄社会,登门入户的护理服务成为许多家庭的需要。而“互联网+医疗”的兴起,护理资源下沉的改革,给满足这一需求带来曙光。

QQ截图20180711101704

进入老龄社会,登门入户的护理服务成为许多家庭的需要。而“互联网+医疗”的兴起,护理资源下沉的改革,给满足这一需求带来曙光。部分省市已开始尝试护士多点执业、共享护理服务等。相关探索,现状如何?应该如何规范管理?

本版即日起推出“关注护士上门”系列报道。本期,记者走访服务使用者、服务提供者、平台方和主管部门,聚焦陕西西安市共享护理的探索情况。

输液地点,从医院挪到家里,一个电话,就能让护士上门服务……依托共享经济的浪潮,共享护理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这一新型服务被人们称为“共享护士”,让医院和家庭的场景切换成为可能。

单车可以共享,房可以共享,但是当闲置资源由物变成人的服务时,人们是否能够接受?日前,记者在西安调查时发现,“共享护士”平台很多,用户也不少。对于这一共享浪潮,人们大多持宽容、期待的态度。

市民

费用多一些

效果还不错

“注册完成后,可以根据定位,看到距离自己最近的护士信息,包括就职医院、从业时间等。不同的护士,会提供不同的服务项目。界面上,会显示护士的空闲时间,供用户进行预约。操作起来挺简单的。”近日,预约了“共享护士”上门服务的西安市民李女士介绍。

除了自主选择护士进行预约之外,用户还可以首先选择需要的服务,再通过“共享护士”平台发布订单,由护士抢单。在确认订单前的最后一栏,要求患者上传就医证明照片,其中包括病历、诊断证明、药品处方、药品照片等。

“共享护士”的收费情况如何?李女士这次叫“共享护士”,花了168元,比平时在医院输液的花费,要多出一截。但是,考虑到打车往返还需要近30元,加上排队所耗费的时间、精力,这么算下来,李女士觉得“共享护士”的收费还算合理,可以接受。

“起初不放心,怕不够专业。但接受服务后,感觉效果不错。”李女士说,“我这个病,药物比较简单。要是遇到容易引起过敏的药物,出于安全考虑,她们也不会给你提供输液服务的。”

护士

患者挺需要

困惑也不少

要想成为一名“共享护士”,需要上传自己的护士执业证、身份证等相关信息。经过后台审核后,才可以上岗。

去年底,护士小孔在同事的介绍下,注册成为一名“共享护士”。“本来只是好奇,想注册了看看。读了新闻报道,才知道已经有不少人在从事‘共享护士’了。”

“对于‘共享护士’,西安市内的需求量还是挺大的。比如,现在不少人在做试管婴儿,要连续打一个月的黄体酮。在医院和家里来回奔波一个月,很多人都受不了。‘共享护士’上门服务,就能解决这一问题。”小孔表示,这种模式对患者来说,减少了奔波的麻烦,改善了在治疗过程中的体验;对护士来说,所执行的工作风险相对较小,医患关系也相对融洽,还可以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来增加收入。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编辑:陈梦迪 责任编辑:周强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宜宾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主动与我们联系。
频道精选 本地 国内 国际 娱乐
创新多元方式解决快递配送“最后一公里”难题
“双11”过后,快递配送最大的压力都集中在投递末端,全行业正在积极探寻多元方式解决。
眼见未必为实!小视频成谣言传播新渠道
时下,火爆的小视频吸引了很多受众,但也成为谣言传播的新渠道。一些小视频谣言更是引发公众恐慌,而且辟谣难度大。
一家三代守护73年 平遥“无名烈士墓”确认身份
从1945年7月,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上便出现了两座并不起眼的烈士墓,村里人大多没文化,口口相传,人们只知道墓里面埋葬着一位“司令”和一位“团长”。
涉赌APP卷土重来 “换皮”借“传销”模式再现
“现在开始找新平台玩了。”重庆青年何翔(化名)下载了多款德扑APP,希望能在虚拟赌场中赚上一笔。然而半个月不到,他已输掉整整6万元。
刷单乱象缘何屡禁不绝 有平台称有60万“刷手”
电商平台对刷单行为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从刷单报价就能看出来,最早刷一单才几毛钱,现在至少要3.5元到4元。
人人网被卖出网络上很平静 还有多少人去“找同学
近年来,互联网风云变幻,但社交应用的前三把交椅却一直由微信、QQ、微博稳坐。近日,曾经号称“中国脸书”的社交网络人人网以“2000万美元现金+4000万美元股票”出售,勾起不少人的回忆。
200片枫树叶网售上百元 专家提醒:当心有虫卵
如今,在许多网络购物平台,小小的落叶摇身一变成为线上销售的商品。植物学家提醒,如果叶子未经消毒使用,可能部分带有虫卵残留的落叶,给接触者带来危害。
“80后白发书记”李忠凯:不怕累,就怕不被理解
他所在的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县湾碧乡,不仅有“白发书记”,还有“白发乡长”。他们的白发一根根增加,当地贫困群众一户户减少。增减之间,他们付出的辛劳可见一斑。
黑客将假证变真 省级考试凭空多千余“过关人”
无需培训和考试,只要提供身份证照片和本人证件照,支付一定费用,就能获得想要的考试合格证,不仅能拿到盖着公章的证书,还能在官网上查询到合格信息。
京多所中小学禁手机进课堂 部分学校留手机作业
记者近日探访北京多区的多所中小学,发现这些学校均禁止学生将手机带入课堂,但未制定明确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