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手误”转错账,是否就要“打水漂”?

核心提示: 近日,广东省中山市的黄先生通过微信平台误转8万多元给陌生人,随后遭对方拉黑。

QQ截图20180711101254

“自助”协商被“拉黑”,平台拒绝提供收款方信息,相关部门以无对方真实姓名、账号为由不予立案——

“手误”转错账,是否就要“打水漂”?

近日,广东省中山市的黄先生通过微信平台误转8万多元给陌生人,随后遭对方拉黑。随即,他向腾讯客服求助,对方回复称“资金无法撤回,可与好友联系协商退回”,并拒绝向黄先生透露收款人的真实信息。无奈之下,黄先生只好求助于公安部门,但警方表示“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和账户信息,不构成立案条件”,建议其找法院。然而,法院工作人员告知黄先生,必须要知道对方真实的身份信息才予受理……

这是新华社日前的一篇报道。由该事件引发的“移动支付转错账”相关话题近几天持续发酵,引起广泛讨论。有人认为,转款人由于疏忽大意“转错账”,损失是自己造成的,需要自行承担后果,能不能要回钱“全看运气”。也有人认为,如果实际收款人将这笔钱取出或转移藏匿,拒不归还,移动支付平台在帮助用户追讨中应当承担起应有责任。

那么,通过移动支付平台转错账后,转账方是否有权要回错转的款项?对转账人而言,最科学合理合法的维权途径是什么?如何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记者就有关法律问题进行了深入采访。

转错账,“自助”协商无果

新华社的报道详细叙述了黄先生的转账过程。5月2日下午,他通过微信平台给微信名为“海阔天空”的表妹转账,先后转了9笔共计8.25万元,还从微信余额里转了5000元,总共8.75万元。第二天早上,黄先生接到表妹电话说没有收到钱。黄先生仔细辨认微信头像和名称后才发现钱转错了人,而且对方全收了。尝试联系对方时,才发现自己已被对方拉黑。黄先生说,他“不认识对方,从未说过话,好像是通过微信扫一扫加上的”。

据黄先生回忆,自己转账时搜索微信名“海阔天空”之后并未仔细甄别,微信好友列表中出现了同样微信名、只是头像不一样的两个账号。“当时正在赶车,情急之下就不小心转给了自己并不认识的陌生人。”

在现实中,由于粗心或“手滑”在输入时转错钱款的事情并非个例。据媒体报道,江苏省江阴市一位网友转错钱的情况与黄先生类似,也是因为同样的微信名而转错人,对方拒绝归还,索要无果后最终选择了放弃。重庆16岁少女小林在还朋友钱时,由于一位网友头像和她朋友头像很相似,结果手一抖就把2000元钱转给了这位网友,对方始终不愿还钱。当他得知小林是花季少女时,竟然提出只要答应和他出来开房,就把钱还给小林。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转账人对转错账应负一定责任,也应承担由此带来的一些不利后果,如耽误的交易损失,追回钱款所耗费的时间、精力等成本,但这并非是其不能索回钱款的理由。

记者调查发现,出现转账失误操作之后,转款人一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直接联系收款人,向其说明情况。然而,当收款人是并不相熟的微信好友时,在得知自己收获意外之财的情况下,可能会选择“避而不见”甚至直接选择拉黑等方式“销声匿迹”。

我国民法总则第122条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刘俊海认为,收款人如果收下“从天而降的馅饼”,一般构成不当得利,需要承担返还不当得利义务。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拒不返还且数额较大的话,则可能构成侵占罪,会面临更重的法律责任。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编辑:陈梦迪 责任编辑:周强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宜宾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主动与我们联系。
频道精选 本地 国内 国际 娱乐
创新多元方式解决快递配送“最后一公里”难题
“双11”过后,快递配送最大的压力都集中在投递末端,全行业正在积极探寻多元方式解决。
眼见未必为实!小视频成谣言传播新渠道
时下,火爆的小视频吸引了很多受众,但也成为谣言传播的新渠道。一些小视频谣言更是引发公众恐慌,而且辟谣难度大。
一家三代守护73年 平遥“无名烈士墓”确认身份
从1945年7月,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上便出现了两座并不起眼的烈士墓,村里人大多没文化,口口相传,人们只知道墓里面埋葬着一位“司令”和一位“团长”。
涉赌APP卷土重来 “换皮”借“传销”模式再现
“现在开始找新平台玩了。”重庆青年何翔(化名)下载了多款德扑APP,希望能在虚拟赌场中赚上一笔。然而半个月不到,他已输掉整整6万元。
刷单乱象缘何屡禁不绝 有平台称有60万“刷手”
电商平台对刷单行为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从刷单报价就能看出来,最早刷一单才几毛钱,现在至少要3.5元到4元。
人人网被卖出网络上很平静 还有多少人去“找同学
近年来,互联网风云变幻,但社交应用的前三把交椅却一直由微信、QQ、微博稳坐。近日,曾经号称“中国脸书”的社交网络人人网以“2000万美元现金+4000万美元股票”出售,勾起不少人的回忆。
200片枫树叶网售上百元 专家提醒:当心有虫卵
如今,在许多网络购物平台,小小的落叶摇身一变成为线上销售的商品。植物学家提醒,如果叶子未经消毒使用,可能部分带有虫卵残留的落叶,给接触者带来危害。
“80后白发书记”李忠凯:不怕累,就怕不被理解
他所在的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县湾碧乡,不仅有“白发书记”,还有“白发乡长”。他们的白发一根根增加,当地贫困群众一户户减少。增减之间,他们付出的辛劳可见一斑。
黑客将假证变真 省级考试凭空多千余“过关人”
无需培训和考试,只要提供身份证照片和本人证件照,支付一定费用,就能获得想要的考试合格证,不仅能拿到盖着公章的证书,还能在官网上查询到合格信息。
京多所中小学禁手机进课堂 部分学校留手机作业
记者近日探访北京多区的多所中小学,发现这些学校均禁止学生将手机带入课堂,但未制定明确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