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儿童邪典片再现视频APP 藏匿动画片推荐链接中

核心提示: 去年年底,各大主要媒体掀起了一阵对于儿童“邪典视频”的讨伐战,我当时感到非常高兴——这些藏在角落中、隐秘威胁孩子心理健康的不良动画终于可以得到整治。

QQ截图20180416104454

儿童邪典片再现视频APP客户端 藏匿动画片推荐链接1月19日,在济南实验初中校门外,一位和姑姑来等表姐放学的小女孩,背着幼儿园的小书包,站在那里低头聚精会神地玩着姑姑的手机。

不可否认,这一代孩子是手机的一代、视频的一代。我女儿3岁多便能操作电脑和手机,从中找到她喜欢的视频。

但视频内容的水太深了。看着孩子搜索视频的背影,常常让我们夫妇二人心惊肉跳。

去年年底,各大主要媒体掀起了一阵对于儿童“邪典视频”的讨伐战,我当时感到非常高兴——这些藏在角落中、隐秘威胁孩子心理健康的不良动画终于可以得到整治。我们这些当家长的,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几个月过去了,我又发现了这些“邪典视频”。

我并不是主动搜索,“检查”这些视频网站有没有删除干净,发现它们的蛛丝马迹纯属偶然——我们在女儿观看的视频记录中发现了它们。

过年时,女儿在老家有时会用我们的手机看动画片,她最喜欢的是“冰雪奇缘”,为了给她找到她最喜欢的主题曲,我打开手机App“爱奇艺”,为她搜索“冰雪奇缘”,让她看动画片段。

然而,那次之后,我偶然在爱奇艺的观看记录中看到了不久前媒体痛批的那些视频,充实着“爱莎女王生孩子”“僵尸”等血腥、色情、暴力的内容。当时我和我爱人感到非常不解,也十分愤怒。因为在这些“邪典视频”下架后,我们一度感到很放心,也对女儿在“儿童”频道中选择自己想看的动画片没有干预。

那时,气愤的我一度没想明白为什么女儿会找到这些视频,而且一个连一个地看了好几个。后来我才发现,在搜索“爱莎公主”后,点开一个正常视频,下面会有一些推荐的相关视频。这些相关视频的内容则越来越不堪,越来越“没有下限”。原来,所谓的下架只是不能在搜索框中搜索出来,但这些视频仍然藏匿在一个连着一个的“推荐视频”中。

那么问题来了,我俩想趁此机会先把我们发现的几个有毒视频举报了,让它们不再毒害更多的孩子。结果我们两个人找了半天,也找不到“爱奇艺”手机客户端的播放页面中举报视频的入口。也许是太小了我们没有看到,也许是所谓的手机客户端和别的端口不一样。

于是,我们在网上搜索“如何举报爱奇艺的网络视频”,却没有一个答案能够告诉我们如何操作。这让我们一腔维护儿童权益的热情更加受挫。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编辑:陈梦迪 责任编辑:周强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宜宾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主动与我们联系。
频道精选 本地 国内 国际 娱乐
全国查处大办婚丧喜庆问题3155起 违规办哪些宴
满月、升学、结婚、乔迁都是人生喜事、乐事,理当庆祝。但是,近年来还有少数党员干部借着这些喜庆事宜大操大办甚至收钱敛财,仅今年1-7月,全国就已查处大办婚丧喜庆问题3155起。
基因检测市场调查:看似高大上 实则不合实际
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成本下降,基因检测服务走进普通消费者的视野。那么消费者应该如何辨识、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呢?
被“秒杀”100单卖家不认 法院认1单判赔100元
近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社会通报涉互联网民商事案件审判情况,并发布典型案例,引导商家、公众规范网络行为,依法维权。
基层干部涉黑案典型:167页判决书办出“铁案”
“刘案”作为农村基层干部涉黑案件的典型,打响了广东扫黑除恶斗争的第一枪。54名被告人、74名辩护律师,刷新了广州市两级法院审理的“涉黑”案件纪录。
铁路霸座如何治?或可将旅客信用共享到其他行业
9月19日,一名女乘客因拒绝对号入座而被处治安处罚200元,并被纳入铁路“黑名单”。此前,倍受关注的高铁“霸座”男乘客孙赫也因霸座行为受到同样的处罚。
科技期刊现状调查:质量低好稿少 形成恶性循环
近日,本报刊文描述我国科技期刊之怪现状:优秀文章纷纷出国,国内期刊无好米下锅。
药品说明一知半解 海淘儿童药有点不靠谱
有些药品在保存和运输过程中对温度、湿度等条件都有特殊要求,但一般海淘过程中的运输条件很难满足这些要求,很有可能导致药品出现质量问题。
景区招募万元香客 发展旅游产业别不顾“吃相”
9月17日凌晨,河北5A景区涉县娲皇宫管理处就招募“万元香客”一事致歉。
上海一餐厅现“天价账单” 相关部门已展开调查
8个人就餐,一共点了20道菜,算上服务费,总价超过40万元一份的“天价账单”引发关注。
盲人女孩教化妆:我看不见,但不意味着我不能美
肖佳是一位盲人,也是一名化妆师。自14岁那年肖佳被确诊患有眼部疾病后,光明就一点点离开了她。失明后的肖佳从2015年开始学起了化妆,并逐步成为化妆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