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一年挣2000万?神秘的“网师”到底能挣多少钱

从微信朋友圈的公共广告中,你或许能感受到在线教育当下的火热程度。近段时间,以“在线英语教育”为主打产品的在线教育市场,正受到越来越多的资本亲睐和关注。

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全球教育投资40%以上投在中国,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教育投资30%也投在中国。这个数据两年前只有5%~6%。换句话说,新一轮O2O移动教育创业,或将成为未来中国创业者的新契机。

而这个领域里的创业者,有着双重身份,既是创业者,又是“老师”。这些教师或许没有正规的教师资格证,但他们的课程能让网友心甘情愿地掏钱埋单。2016年12月19日,沪江网旗下实时互动教育平台CCtalk在全国、很有可能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召开了第一场“网师合作伙伴大会”,面向全球寻找优秀网师。

这个目前在业界被认为已经很“牛”的平台,常常要出动一名副总裁以上层级的高管来“拉”一名优秀网师上平台开课。而那些英俊帅气、靓丽可人的网师们的实际收入,一时成“谜”。

江西一名年轻教师,一年能挣2000万元?

一名教师的价值究竟几何?如果单纯用金钱来衡量的话,那么,上海一名优质学校的教师可能月薪1万元左右;额外开设补习班的教师,人均一小时收费数百元到1000多元不等;培训机构主课的授课教师月薪可能超过3万元。

而网络教师朱伟,他的9节(每节2小时)直播课,在某在线教育平台上售价799元。这门课,乍一看上去并不算贵,朱伟似乎也挣不了几个钱。

但在2015年这个在线教育的“爆发年”里,朱伟这节基于一本销量不过2万多册的英语题源汇编书而设计的课程,卖出了2330份,算起来,这门课直接创造了约186万元营业收入,朱伟个人或者说他的团队,实际收入1781770元。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做。”2015年一年,朱伟和他的团队总共开设了5门直播课,他透露,这些直播课程创造了大约1100万元的营收,如果算上他出版的一些英语工具书的版税和其他线下收入,“那么教师的收入是有可能突破2000万元的。我也是自己做到之后,才相信的。”

在从事在线教育之前,朱伟曾在新东方工作了10年,更早一些时候,他不过是江西一所普通学校的英语教师。与大多数学校老师不同的是,朱伟对挣钱、对教学体验有更多的追求。

如今的朱伟,自称不太会在“地面讲课”,更喜欢召开全国见面会。他这样形容一次发布会上的夸张情形,“楼下1800多人,楼上还有几百号人。现场很多人排队买我的书,当场就卖出去700多本。”

“这样的活动,我愿意多做做。”朱伟更像是一个社会活动家。难以想象的是,这个英语老师现在还当起了投资人,他投资了一家音乐公司,“有了这家音乐公司之后,我的很多想法可以落地。包括我们的T恤,放在互联网上也可以有上千件的销售量。我的全国讲座上很多粉丝会穿着这款衣服来参加。”

这个老师,还开设了“微店”卖书,据他说,微店书籍的最高单日营收约11万元;他甚至要介入游学市场,2017年7月1日到14日,召集20位粉丝同学去哈佛大学短期深造,接下来,已有40名同学报名澳洲游学团,沪江将会进行VR全程直播。

朱伟的介绍,使得讲台下的各路“网师”们摩拳擦掌、兴奋不已,他们一个个拿出小本本,仔细记录对自己有用的启发和想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接近2000万元收入的好点子。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网师 2000万
编辑:陈梦迪 责任编辑:周强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和标有“宜宾新闻网”字样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不得随意摘编、裁剪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频道精选 本地 国内 国际 娱乐
倒卖百万公民信息 获利一万元获罪一年刑
去年6月,广西贺州市警方侦破一起非法获取数百万条公民信息进行售卖牟利的案件。近日(2017年6月21日),广西贺州钟山县人民法院对这一案件做出一审判决。
女子网聊劝退小三 情敌为镜找回丢失光环
谢慧芳今年年底满40岁,人到中年的她,突然开始烫头发,买漂亮衣服,周围的人说她变美了,原因却鲜为人知——今年年初,年轻“小三”突然加了谢慧芳的微信,2个月的网聊,谢慧芳劝退了“小三”,也开始试着找回自己在婚姻中曾经丢失的光环……
高中男生奸杀16岁女同学 因情节恶劣被判无期
2016年5月19日晚上,16岁的女生小姚在昌平某外语学校的教室内被人掐死。案发后,小姚的同学王某归案。今天(6月26日)上午北京一中院一审公开宣判,法院经审理认定王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王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双鸭山大学校徽被玩坏 中大校徽设计者看不下去
近日,中山大学英文名(Sun Yat-sen University)被回译成双鸭山大学一事成为网友关注的热点。不过,这名译者随后出面解释这只是一个玩笑,已经在小圈子内流传了五年。
高考填志愿依赖APP靠谱吗?科技可以帮你什么
高考志愿填报的“大数据”只能代表往年的录取数据,不能保证对当年的志愿填报进行精确的预测。同时,由于数据的来源不一,在统计口径、质量等方面会存在偏差,从而影响考生和家长的选择,甚至影响考试的前途。
救赎被“毒魔”侵害的人生--写在第30个禁毒日
禁毒法实施以来我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的360个戒毒场所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13万余人,73个戒毒康复场所累计收治戒毒康复人员9.6万余人。当前我国正打响一场毒品“阻击战”,救赎那些被毒品侵害的人生。
北京地铁今起试点刷手机 苹果手机暂无法使用
北京地铁联合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今日起在房山线启动刷手机乘车项目试点。与此前地铁移动支付不同,此次试点项目不需要使用者更换手机卡,只要所用手机具备移动支付功能,就可免去排队买卡和充值烦恼。
起底“神医”广告江湖:多个审核环节集体失守
“神医”刘洪斌的“走红”,让一个由供货商、中间商、广告商与电视台构成的利益链浮现出来。
5万把共享雨伞现身杭州 一天就遭城管“下架”
22日,约有5万把共享雨伞现身杭州街头,它们分布在杭城的火车站、地铁站、商场等公共区域。
追忆故宫捐宝人何刚:他这辈子太难了
二十几年本分的庄稼汉,三十多年几经变故的“苦命人”。一缸“珍宝”没能带给他财富,却让人们都记住了何刚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