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2313999    投稿邮箱:ybxww@126.com    QQ报料:1542715098    行风监督:0831-2333123
关注我们:

[提案关注]推进简政放权 整治“红顶中介”

3

资料图:如今,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不断深化。

提案人:

市政协委员杨兴平

提案:

《关于强力推进简政放权 切实整治“红顶中介”的建议》

背景:

简政放权是新时期全面深化改革和依法治国的重要抓手,是我国全面转变政府职能的突破口。两年来,中央高度重视,简政放权工作力度速度空前,已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累计超过200项。同时,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不断深化,范围已扩展到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领域,2015年1月14日,国务院党组会议要求消除行政审批灰色地带,整治“红顶中介”。整治实施以来效果明显,但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红顶中介”通过形形色色的手续、关卡、资质、认证,继续蚕食着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这既直接影响了企业和市场活力,又影响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有效推进,不利于理顺政府、市场、企业、中介机构之间的关系。

案例:

2015年2月,九三学社的提案中提供的一组数据:一个产业项目,企业从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到竣工验收,需要9-20项中介报告,整个流程长达300多天,涉及12个委办局、20多个科室,经手150多人次。

缘由:

(一)“红顶中介”量多面广难以完全进行统计和清理。“红顶中介”分为三类:第一种是审批部门直接下属的事业单位或者主管的协会;第二种是原来为政府的机构,后因体制改革变成企业,但仍具有政府的属性及体制的惯性;第三种是完全由市场成立,却很可能由与职能部门官员相关的利益关系人成立,并由他们分食巨额利益。 前面两种中介的统计是相对容易的,最难摸清底数的是第三种,即那些表面上与政府无关联的市场化机构,实质却由与政府有关系的人控制,这种隐性的“红顶”很难统计,而且这种隐性的“红顶”比显性的“红顶”还要多,难以清理。

(二)行政审批涉及的中介服务事项清理难度大。行政审批受理条件的中介服务,包括各类技术审查、论证、评估、评价、检验、检测、鉴证、鉴定、证明、咨询、试验等,涉及规划、住建、交通、环保、卫生、国土、水利、地震、安监、消防、金融、气象等20多个领域、50多个行业,名目繁多,五花八门,前置依据政出多门,少量为法律或者国务院令,更多的是国家各部委和地方政府规章,对前置依据缺乏统一的标准,清理难度较大。

(三)市场竞争不充分。一是部分行业准入条件较高,要求苛刻。存在部门设定的区域性、行业性或部门间中介服务机构执业限制,通过限额管理控制中介服务机构数量,或者直接指定相应的中介机构。二是中介机构良莠不齐,收费标准随意,不能提供良好的中介服务,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三是对中介机构监管不到位,法律法规制度建设和政府综合监管体系还未建立。

建议:

(一)源头治腐完善机制,切断中介服务利益关联。一是进一步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认真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的通知》《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等文件精神,审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主管的社会组织及其举办的企业,不得开展与本部门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需要开展的应转企改制或与主管部门在人、财、物彻底脱钩。行业协会商会类中介服务机构一律与审批部门在机构、职能、资产、财务、人员、党建外事等事项彻底分离脱钩。二是审批部门不得以任何形式指定中介服务机构,对各类中介服务机构提供的服务应同等对待;对申请人已委托中介服务机构开展的服务事项,不得再委托同一机构开展该事项的技术性审查。三是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一律不得在中介服务机构兼职(任职),政府机关离退休人员在中介服务机构兼职(任职)的,必须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且不得领取报酬。四是纪检监察机关应以正风肃纪为抓手,加大案件查处力度,对拒不整改的行政部门及“红顶中介”坚决查处,对涉及人员坚决予以处理。

(二)全面深入清理中介服务事项,实行清单管理。一是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进行全面清理,对无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事项一律予以取消,建立行政审批目录清单。二是审批部门能够通过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解决以及申请人可按要求自行完成的事项,不应设定中介服务。三是依照规定应由审批部门委托相关机构为其审批提供的技术性服务,纳入行政审批程序,应由审批部门委托开展,不得增加或变相增加申请人的义务。四是对保留的中介服务事项,实行清单管理,明确项目名称、设置依据、服务时限,其中实行政府定价或作为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的项目,同时明确收费依据和收费标准,并向社会公开。

(三)进一步放开中介服务市场,建立公平竞争环境。一是放宽中介服务机构准入条件,除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明确规定的资质资格许可外,其他各类中介服务机构资质资格审批、各部门设定的区域性、行业性或部门间中介服务机构执业限制一律取消。进一步放开中介服务市场,严禁通过限额管理控制中介服务机构数量。同时将市场上信誉良好,资质较高、服务优质的中介组织,分类成立中介机构综合库和“阳光超市”等。二是规范中介收费。对于市场发育成熟、价格形成机制健全、竞争充分规范的中介服务事项,一律通过市场调节价格;对于垄断性较强,短期内无法形成充分竞争的,实行政府定价管理,同时深入推进中介服务收费改革,最大限度地缩小政府定价范围。三是加强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制定完善中介服务的规范和标准,指导监督本行业中介服务机构建立服务承诺、限时办结、执业公示、一次性告知、执业记录等制度,细化服务项目、优化服务流程、提高服务质量。规范中介服务机构及从业人员执业行为。建立惩戒和淘汰机制,完善中介服务机构信用体系和考核评价机制,严格查处违规收费、出具虚假证明或报告、谋取不正当利益、扰乱市场秩序等违法违规行为。四是加快立法予以规范。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把对社会组织的管理提上议程,通过立法剪断“红顶中介”与权力部门“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彻底给企业松绑减负。

作者:赵雪松编辑:余丽 责任编辑:郎麟
  凡本网注明“来源:宜宾新闻网”和标有“宜宾新闻网”字样的所有作品,均为宜宾新闻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授权使用的作品,不得随意摘编、裁剪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