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金融监管  理财产品  大盘策略  银行  外汇|基金|信托
今日要闻  视频宣传  财经人物  图片新闻  保险  酒都财经
银行营业网点查询 ATM网点查询(存取) ATM网点查询(取)
文章搜索: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 > 外汇|基金|信托 > 正文
票据理财的前世今生:票据质押收益超8%均有平台补贴
2015-01-16 19:49 来源:财富管理》杂志

 

近期,互联网票据理财盛况空前,让人不禁联想它的命运会不会像银信、银证一样,被监管层叫停。作为“金融新宠”,究竟路在何方?  

票据,从支付变异为融资工具,从来不乏争议与风险。

银信票据理财是银行的一项中间业务,通过这种模式发放的信贷资产不计入资产负债表。此类信贷资产不受银行资本金要求限制,银行也无须为此类信贷资产提取风险准备金。

2004年,银行和信托公司合作创新推出票据理财业务。至2009年末,银信合作理财产品规模尚不足6000亿元,而2010年6月当月银信合作理财产品规模为7800亿元,环比增长30%。

由于票据理财产品规模迅速膨胀不利于实现信贷规模的控制,因此,央行在2010年发布“72号文”,要求信托类业务的融资余额占比不得超过信托业务总量的30%,传统融资类银信合作应声而落。

时隔不久,商业银行就开始寻求票据理财新模式——银证合作。截至2012年上半年,112家证券公司受托管理资金本金总额为4802 .07亿元,较2011年底增长近一倍。

银证票据作为券商资管规模井喷的幕后推手,引发了监管层的高度重视。2012年7月,央行又向商业银行下发了《加强票据业务管理的若干规定》,要求“纸质商业汇票贴现后,持票银行只能将票据转让给其他银行、财务公司或中国人民银行。”这意味着银证合作也戛然而止。

然而监管层在叫停了银信合作以及银证合作之后,过去隐匿于线下的操作通过互联网平台迅速壮大力量。阿里、新浪、苏宁、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开设此类业务。互联网大佬主要采取与专业票据理财平台合作的方式。其中,票据理财平台“票据宝”就曾与新浪微财富合作,推出500万额度,年化收益高达9.8%的票据理财产品,创下18秒即被抢购一空的惊人记录。互联网票据理财盛况空前,让人不禁思考它的命运会不会像银信、银证一样,被监管层叫停。作为“金融新宠”,互联网票据理财究竟路在何方?

 

前世:那些年被叫停的票据理财

银信票据合作。银行和信托公司成立一个特定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银行为委托方和受益人,将已经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和保贴的商业汇票所对应的权利,以约定利率转让给特定的信托计划,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从事理财计划设计和管理。以该信托计划为依托,银行向投资者发行理财产品,将募集资金专项用于投资该信托计划。

模式一:票据资产转让业务合作。银行与信托公司间达成相关票据资产(主要是银行承兑汇票)转让协议,信托公司再以之为资金投向发起单一或集合资金信托。由于信托公司不具备接受转贴现的资格,所以信托公司实际购买的是银行所持票据的收益权。票据资产转让后,一般由银行代为履行票据保管及托收的职责。

模式二:银行资产负债表投资科目。银行与信托公司以及持有票据的企业间达成相关票据资产(主要是银行承兑汇票)转让协议,银行委托信托公司以企业所持有的商业汇票为投资标的,发起单一资金信托计划,银行以自有资金购买该信托计划,计入银行资产负债表投资科目,不占用银行存贷比资源。

银证票据合作。银证合作的本质就是银行用自己资金买自有的票据,达到表外资产目的。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

模式1:直接成立定向资管计划。如果银行A具备自营功能,可直接委托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成立定向资管计划。银行A先委托券商资管部门定性管理自有资金,并签署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协议后,要求券商用这笔资金直接买断银行A已经贴现的票据(表内资产),银行A持有的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计入表外资产,完成票据出表。

模式2:一家过桥银行。如果银行A不具备自营功能,需要找一家过桥银行B,由银行B委托券商成立定向资管计划。银行B将自有资金X委托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成立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用于购买银行A的票据资产,银行B将拥有的资管计划受益权转让银行A(银行A将资金X给B)。

模式3:两家过桥银行(银行B为票据过桥行、银行C为资金过桥行)。银行C将自有资金X委托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成立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券商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用于购买银行B的票据资产(同时银行A已将自己的票据转让给银行B),银行C将拥有的资产管理计划受益权转让银行A。

 

今生:时代新宠——互联网票据理财

互联网票据理财产品收益率大部分都在6%~8%左右,然而部分平台还推出10%~20%的高收益产品。这些票据理财产品如果没有企业额外支付成本的话,还有其他盘活票据资产额外赚取收益的方法。平台的票据理财模式主要有以下三种:

票据质押融资。大部分互联网票据理财的基本流程是,融资企业把持有的票据质押给票据理财平台指定的银行或第三方托管,投资人通过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把资金借给融资企业,企业按期还款后解压票据,企业若违约,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有权利通过票据托管人,将所质押票据找开票银行承兑,最终完成投资人还款。

委托贸易贷款。委托贸易付款就是额外赚取收益最常见的方式,一般依托国内贸易结算。其基本业务流程是,融资企业把票据质押给平台,平台委托银行或第三方托管,投资人通过平台把资金借给融资企业;同时,平台与融资企业约定平台有处置票据的权利,平台再通过其线下的贸易结算资源,用所质押票据开展贸易代付业务,并赚取代付手续费。(具体业务流程见图四)

信用证循环回款。互联网票据理财的另一种线下额外获取收益的方式是信用证循环回款。不同的是,委托贸易付款的基础是国内贸易,且线上产品期限较短,一般是1个月;而信用证循环回款则是建立在国际贸易的基础上,并结合了信用证融资流程,期限基本是6个月。

票据质押融资模式的理财产品的期限和票据到期时间吻合,到期后由平台或托管方直接去开票行贴现,融资企业将无需再付出其他成本。所以这种产品的年化收益率也就是6%上下,较为安全。

市场上出现的年化收益率超过8%的票据质押理财,一是由平台补贴;二是除了质押物是票据外,与其他P2P理财并无区别,具体收益率则由平台与企业约定,由于融资成本较高,故一般为1个月左右的短期项目。

信用证循环汇款和委托贸易模式的票据理财产品能带来超过10%甚至更高的收益。其中面临的潜在风险便可想而知。信用证循环回款模式和委托贸易付款相同,融资企业都要把票据质押给平台,平台委托银行或第三方托管。投资人通过平台把资金借给融资企业,平台与融资企业约定,在项目期间,平台有处置票据的权利,但项目到期票据必须归位,解押后由融资企业赎回。

据了解,开出信用证到境外贴现资金回流境内,一般需要10天左右,最长不超过1个月,而平台所质押的融资企业的票据期限一般都是6个月。也就是说,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的一笔票据质押项目下,平台线下关联公司至少可以完成6次信用证回款流程,甚至10次以上,最高可达18次。在这种模式中,投资人本息一部分来自6%的票据贴现,另一部分来自平台线下1%~2%收益分成。值得注意的是,线下1%~2%收益在30%~50%质押率和6~18次循环效应下,杠杆被放大12~50倍,潜在风险巨大。

 

未来:互联网票据潜在的风险

“低门槛”、“高收益”、“低风险”都是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喊出的一致口号,似乎打破了“风险与收益对等”的规律。作为“金融新宠”,票据理财产品是否真正如平台标榜的“银行破产是唯一风险”如此安全?互联网票据理财究竟存在何种风险?结合平台常见三种模式分析,其主要风险有以下几个方面:

票据本身。首先,是假票风险:票据贴现市场纷繁复杂,收到“克隆”票据并非绝无可能。但“票据宝”在这方面的确做足了功课。有融资需求的企业将手上持有的银行承兑汇票质押在银行机构,由银行承担验票、保管、到期托收并结算的责任,从而保障票据的真实有效性;其次,是二次质押风险:众多融资平台将对应的票据以图片形式或扫描件形式上传至平台供投资者了解、查看,而平台收到融资企业的票据后并不直接办理银行托收手续,而是在到期前再进行其他形式的“套现”,比如,委托贸易付款,二次质押融资用作他途等。

平台风险。因为很多发行平台会以超高的收益率吸引投资者,但这种超高的收益率可能来自于平台补贴,也可能是平台利用质押的票据进行其他投资。这种高补贴不可能持续,一旦票据发行平台出现资金周转问题,就会难以偿还投资者的本金和收益,平台跑路风险不容忽视。

银行倒闭风险。央行《2013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明确表示,允许银行破产倒闭,意味着国家不再为储户在商业银行的存款兜底,未来银行也有可能发生倒闭事件。

票据理财在目前的监管条例中仍处于无监管模式,而票据理财疯狂复制带来的潜在风险不容小觑,无疑需要加强对票据理财平台的监管。笔者提出几个风险控制思路:

贷款者信用调查对P2P平台是个难题,因为目前央行征信信息并不对P2P平台开放。非但如此,央行征信信息内容有限,贷款者的非银行贷款记录也没有被完全纳入央行的征信体系。这对整个金融体系都会产生巨大破坏作用。因此,尽早将P2P借贷信息纳入征信体系是个亟须解决的问题。

其次,如果无法有效地监控风险,负面清单制就是监管层最好的选择。单纯的备案制可能既无法有效控制风险,又惹火烧身,等于为所有备案P2P做了信用背书。只有通过市场自担风险才能使投资人明白哪些地方不能投,哪些地方可以投,可以在风险性和收益性之间获得很好的平衡。

最后,风控是平台核心问题,对企业审核力度应当增强,不应盲目追求交易量增长速度。平台应设立风险准备制度,在所有投资项目完成返款后都抽取一定比例的风险备付金,当偶发借款人逾期或其他风险时,使用平台风险准备金进行代偿或垫付;监管机构最为关注的风险点是设立资金池问题,因此必须严格禁止平台“资金池”模式。

巫景飞系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浙商资产管理研究院院长;

梅琼系浙商资产管理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发表在《财富管理》杂志2015年1月刊上,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

来源:http://bank.hexun.com/2015-01-15/172422454.html

(编辑 石昆萍)

(编辑:石昆萍 责任编辑:ybxww)
频道推荐
和“套路”说再见!
携手同心 宜宾民营
宜宾存在“共享单车
宜宾天原怡亚通综合
【财经观察】红色藏
宜宾农商行:开通绿
CopyRight,YBXWW.COM,Inc.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宜宾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新闻热线:0831-2313999   广告热线:0831-2313888   行风监督:0831-8231073
地址:翠屏区南岸叙府路西段16号     邮编:6440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