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酒都民生文章浏览
[特别关注]一个尿毒症义工的六年
2013-9-12 22:48:43
来源:宜宾新闻网
分享到:
字号:   【纠错】  

9月3日下午,余朝阳在自己家中。记者 陈忆 摄

2013年9月的一天,傍晚,珙县人余朝阳穿过熟悉的滨河路、友谊路,回到位于老粮站的家中。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也关闭了这一天同整个世界的联系。 

在珙县僰乡义工QQ群中,人们仍亲切地叫他“闷墩”。但他清楚,过去那个有用不完劲的“闷墩”已经不在。五年前,他曾意气风发地写下一篇日志《我是义工,我骄傲》,如今,纵有满腔激情也难一一付诸实践。 

“他(余朝阳)性格一直内向,去年诊断出尿毒症后,话更少了。”这是珙县僰乡义工协会会长杜孝华和一些义工的普遍说法。 

协会副会长洪贵兵说,余朝阳这大半年来一到晚上就约他喝茶,也不怎么说话,除了喝茶,就是沉默。 

眼尖的洪贵兵还看见,今年夏天,余朝阳曾给他所在医院的护士买水果,“他开始主动找女孩子说话。” 

他从未谈过恋爱,但曾透露自己的想法:想找个喜欢的姑娘,去丽江,晒太阳。 

余朝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9月10日,记者走访了和他亲近的义工,还原一个真实的余朝阳。

初入义工组织:“我找到事情做了!”

六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余朝阳在珙县当地论坛上发现一支义工队伍。经过朋友介绍,很快,他就成为其中的一员。

终于可以做些什么了!当时,年仅20岁的余朝阳一度感到很迷茫,觉得活了这么久没活出什么价值来,加入义工队让他感到有了可以体现自己价值的机会。

第一次参加公益活动,是为一位烧伤儿童做义演。身为协会中的男同志,余朝阳积极地承担起了搬音响、搭舞台的重活。人们眼中的余朝阳身体壮实,干起活来仿佛不知疲惫。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朝阳的这一举动。曾经有朋友对余朝阳说,做义工无钱可赚,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好玩罢了,但余朝阳依旧固执地相信,有些东西并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

久而久之,他发现,义工队伍中有学生、老师、医生、商人……各行各业的人,走到一起做公益,不赚钱,也不是为了钱。

“加入义工很好玩,我找到事情做了。”余朝阳后来对这个朋友说。


上页 1 [2] [3] [4] 下页